分類
靈性課堂

情緒與感受的區分《約書亞》

傳導:Pamela Manger。
譯者:城市之光。

情緒是一個你們走向自由和完整的成長中至關重要的領域。你們都是靈性的存在。你們都來自於一個對地球的密度和粗燥度完全陌生的實相的層面。要想適應它一直都讓你們感覺到很難。

在許多轉世中,你們都努力想要在地球上表達你們的宇宙能量。在這個過程中,在你們作為管道將能量表達的過程中,很多的創傷積累了下來。你們所有人的情緒體都充滿傷口和創傷。這就是我今天要談到的。

任何一個走在內在成長中的人都知道情緒的重要性:知道說你們不應該壓抑它們,你們應該跟它們協調,你們最終是需要放掉它們的。但是到底這些是如何運作的卻並不是那麼讓人清楚。

首先,我想要將情緒和感受區分開來。我在這裡對這些名詞到底是怎麼被專業定義的並不關心,你們可能會用其它的名字來叫它們。不過我在這裡區分的是,情緒能量從本質上是在表達不能理解,而感受的能量則是一種更高智識。

感受是你們的老師,而情緒則是你們的孩子。

情緒是那些在你們的身體裡面有一個清楚顯化的能量。情緒是一種對那些你們不能夠理解的事情的反應。試想一下當你們被一陣突如起來的憤怒所控制的情況。比如說完全沒有預料的,一個人傷害了你們的感受,你感覺到自己變得生氣。你們能夠在自己的身體裡面很明顯地感覺到它,在身體的某些部位你感覺到能量變得緊繃。在那能量的震驚之後這種身體上的繃緊表明有些東西你無法理解。有一些能量向你過來了,然而你覺得這是不公平的。這種感覺到沒有被公平對待的感覺,或者說不能夠理解的感覺,通過情緒而釋放。情緒就是這種不理解的表達方式,它是一種能量的爆發和釋放。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以下選擇擺在你們的面前:我將如何來處理這情緒?我將依著這情緒而做什麼實際行為嗎?我需要把這情緒當成我對別人反應的燃料嗎?還是我只是讓那情緒在那裡,然後依著別的什麼來行動反應?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解釋一下感受的本質。

情緒從根本上來說是一種不理解的爆發,而且你能夠在身體裡清楚地感覺到它們。感受則從本質上來說是另外一種東西,也會被以不同的方式而感覺到。感受比情緒要安靜得多。它們是靈魂的細語,它們通過非常輕的一推、一種內在的知曉或者一個突然的直覺來到你們身邊。這些直覺和知曉後來都會被發現是非常智慧的。

情緒總是非常的強烈和戲劇化。比如說:突然的焦慮,恐懼,憤怒或者很深的悲傷。情緒將你們完全抓住,把你們從靈性的中心點上拉開。在你們很情緒化的那些時刻,你們被一種能量將你們從中心,從你們內在的清晰的中心拉開來。從這個角度來說,情緒就像是遮擋住太陽的雲。

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我並不是在反對情緒。情緒是不應該被抑制的,它們是一種讓你們更加親密地了解自己的方式,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很有價值。但是我確實希望在這裡說明情緒能量的本質:它是不理解的一種爆發。情緒從本質上來說會讓你們失去你們的中心。

感受則將你們更深地帶入你們自己,你們的中心。感受跟你們稱之為直覺的東西是緊緊相連的。感受表達了一種更高的智識,一種超越情緒和心智之上的智識。

感受是始於一個非物質的領域的,在身體之外。那就是為什麼它們不是能夠被如此清楚地在身體的某個部分所感覺到的原因。想像一下當你感覺到一點什麼、一種氣氛,或者當你們對一個情境有一個預知的感覺時。在你們的內在有一種知曉,但是它好像又從外在而來,它又並​​不是你們對外在的什麼事物的反應。它是從無之中而來的。在這樣的瞬間,你們可能感覺到你們的心輪中有些什麼打開了。

你們可能有過很多這樣內在的知曉到來的瞬間。比如說,即使你們還沒有跟別人交談過,你們就可能知道他們的事。你可能感覺到那個人跟你之間的一些什麼,而這件事在你們的關係當中後來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這樣的事情用文字是很難表述的,它們只是一種感覺,它們當然也很難用心智來理解。(在這樣的時刻通常你​​們的心智會變得很懷疑,告訴你們說你們在編造,告訴你們說你們瘋了。)

我現在想要提到另一種跟感受相關而不是情緒相關的能量。那就是喜悅。喜悅可以成為一種超越情緒的現象。有的時候,你們能夠感覺到內在有一種喜悅將你們輕輕舉起,沒有任何的原因。你們感覺到內在的神性,你們感覺到與所有的一切存在親密相連著。這樣的感覺也許往往在你們最沒有想到的時刻發生。就好像一種更偉大的什麼觸碰到了你,或者你觸碰到了一個更偉大的實相。感受並不是如此容易想來就來的,它們似乎總是不期而至。而情緒幾乎總是有一個清楚的當時的觸因:一個來自外在世界的觸發,它觸碰到了你的痛處。

感受是來源於你們的高我或者大我所在的次元的。你們需要非常安靜才能夠聽得到你們心的輕聲細語。而情緒能夠擾亂這內在的安靜和寧靜。所以在情緒上變得安靜、治愈和放掉壓抑的情緒是至關重要的。只有通過你們的感受你們才能夠做出均衡的決定,你們的感受將你們與你們的靈魂連接。

當你們安靜和寧靜時,你們可以用你們整個的存在來感覺在那個時刻什麼是對的。而通過情緒來做決定則是從一個偏離中心的位置做決定。你們需要首先放掉你們的情緒,與你們的充滿清晰的內核建立聯繫。

現在我來談談如何最好的處理你們的情緒。

我已經說過了,感受是你們的老師,而情緒是你們的孩子。而情緒是你們的孩子的這種對應性是非常驚人的。你們的內在小孩就是你們的情緒的發源地。而且,你們處理自己的情緒的方式與你們對待真正的孩子們的方式也極其相似。

孩子們對待自己的情緒的方式是非常誠實和自然的,他們不會隱藏和壓抑自己的情緒直到大人們鼓勵他們如此。不過,孩子們很自然地表達他們的情緒並不意味著他們在情緒的體驗上是均衡的。我們每個人都直到孩子們會被他們的情緒所控制(比如憤怒、恐懼或者悲傷)而無法停止它們。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孩子淹沒在自己的情緒中,他們不是均衡的,或者說是失去中心的。

孩子們會有這種沒有界限的情緒的一個原因是他們剛離開了一個世界,那個世界裡是沒有任何界限的。在以太或者星光的維度中,是沒有像在物質世界中在肉體中所有的那些限制和極限的。孩子的情緒通常都是對這個物理現實的不理解的一種反應。所以在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他們在處理他們的情緒這方面需要幫助和支持。這是在地球上均衡地進行轉世的過程的一個部分。

那麼你們該如何處理你們的情緒,不管是對你們自己的還是你們孩子的?

情緒不應該被評判和壓抑。情緒是你們作為人類的一個重要的部分,所以它們需要被尊重和接受。你們可以把你們的情緒看成你們那需要你們的關注和尊重還有指引的孩子。

一個情緒最好是被看成一股向你祈求治癒的能量。所以,不被情緒完全地席捲帶引走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你們應該讓自己能夠站在一個很中立的地方來觀察它。保持意識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以這樣說:你們不應該壓抑情緒,但是你們也不應該被情緒淹沒。因為當你們被情緒淹沒時,你們與之是完全認同的,你們內在的孩子就變成了會帶你們走錯路的暴君。

對一個情緒,你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讓它進入你,去感覺它的各個方面,然而卻不能失去意識。比如說生氣。你們可以邀請它完全的來到,在你們的身體的幾個部分去體驗它,但同時你們又是很中立地在觀察著它。這樣的意識就是治療。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的是,你們以理解去擁抱了自己的情緒(情緒從本質上來說就是一種不理解)。這就是靈性的煉金。

讓我在在這裡通過一個例子來解釋一下。你的孩子把自己的膝蓋撞在了桌子上,她感覺很痛。她很懊惱,在痛苦中尖叫著,她使勁地踢桌子因為她對桌子很生氣。她認為是桌子造成了她的痛苦。

在這種時刻,情緒的引導就意味著父母首先要幫助孩子給她的經歷一個名字。你現在很生氣,不是嗎?你現在在痛苦中,不是嗎?取名在這裡是非常關鍵的。這樣你們就將問題的根源從桌子轉到了孩子自己身上。不是桌子,而是你自己感覺到痛,是你自己在生氣。是的,我理解你的這種情緒。

父母用理解和愛擁抱這個孩子的情緒。當孩子感覺到理解和關注,她的憤怒就逐漸消除了。身體上的疼痛也許還在,不過對這種疼痛的抗拒,也就是憤怒,能夠被消除。孩子在你們的眼中讀到了慈悲和理解,這能夠放鬆和撫慰她的情緒。那張桌子,也就是造成這次情緒的起源,就不再如何相關了。

在以理解和慈悲擁抱一個情緒的時候,你們將孩子的注意力從外在轉向了內在,你們教會了這個孩子為這個情緒負責。你們向她說明了,她對外在觸發事件的反應並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有所選擇的。你可以選擇不理解或者理解。你們選擇攻擊或者是接受。你可以選擇。

這對你們自己的情緒也是同樣適用的,你們的情緒就是你們的內在小孩。允許你們的情緒進來,給它們一個名字,然後努力取理解它們,這意味著你們真正去尊重和珍視你們的內在小孩。實現那個從外轉向內的轉變,為那情緒負責,這將幫助你們創造一個不再想去傷害別人的內在小孩,一個不再感覺自己是受害者的內在小孩。那些很強烈的情緒,不管是憤怒、悲傷或者恐懼,總是帶有一種無力的成分,也就是一種感覺你們是外在境遇的受害者的感覺。當你們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外在的環境影響,而是放在你們自己的反應和痛苦之上的時候,你們不再把外在的世界看作是你們的情緒的來源。你們不再關注是什麼引發了這情緒。你們完全轉入了內在,你們對自己說:好的,我不過是我的反應,我理解是因為什麼。我理解為什麼我會如此感覺,而我會支持我自己。

以這樣的向內走方式來對待你們的情緒是會給你們帶來自由的。它的確需要一定的自律。將外在現實作為邪惡的根源念頭放掉,而完全為你們自己負責,這意味著你們承認是你們自己選擇以某種方式來反應。你們就停止了去爭辯誰是對的,誰是錯的,誰應該為什麼事而受到責難,這樣你們就放掉了不在你們控制之內的一整個的事件鏈。我現在選擇去以完全的知道是我自己選擇如此的覺察去體驗這情緒。這就是負責,這就是勇氣!

這裡所需要的自律是指你們放下了想要變得正確的意願,放下了自己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的習慣。你們放下了去感覺到憤怒、被誤解了,或者所有其它的受害者的表達方式,這些表達方式在一些時候讓你們感覺很好。(事實上,你們常常很珍視那些最困擾你們的情緒。)負責是一個謙卑的舉動。它意味著即使在你們最脆弱的時刻,你們依舊很誠實地面對自己。

這就是你被要求去做的自律。同時,這種向內走也需要最高程度的慈悲。那你們準備好誠實面對是你們自己創造的情緒,也需要被以最溫柔的理解去看待。這一次你選擇了憤怒,不是嗎?慈悲會告訴你:沒有關係,我能夠理解是因為什麼,我原諒你。也許當你更清楚地感覺到我的愛和支持的時候,下一次你就不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這就是意識在自我治愈中的真正角色。這就是靈性煉金的真正意味。意識是不會與任何事鬥爭,也不會排斥任何事的,它將黑暗以覺察包圍住。它將不理解以理解的能量包圍,這樣,它將一般的金屬轉化為黃金。意識和愛從本質上來說是一樣的。變得有意識就意味著允許事情成為它本是的,並且以愛和慈悲圍繞它。

通常你們認為光靠意識是無法解決你們的情緒問題的。你們會說:我知道我有壓抑的情緒,我知道它的來由,我能意識到它,但是它沒有離開。

在這樣的情況裡,你們在內在對那情緒有一種很細微的抗拒。因為害怕被這情緒所侵吞,你們與這情緒保持一定的距離。但是如果你們有意識地選擇允許一種情緒到來時,你們是不可能會被它席捲控制的。

只要你們還選擇跟這情緒保持一定的距離,你們就還在與之為敵。你們在與這情緒做鬥爭,而它也會以幾種方式來擾亂你。最後,你們是無法將它們抗拒在外的。它將會在你們的身體中顯現為一處疼痛或者緊張,或者是顯現為一種抑鬱的感覺。經常地感覺到很低落和厭倦就是你們在壓抑某些情緒的一個清楚的訊息。

你們需要讓這些情緒以最完整的管道進入到你們的意識中。如果你們不知道到底有哪些情緒在那裡,你們可以從感受身體上的繃緊處開始。這是一扇走向情緒的門。在你們的身體中它被儲存著。比如說,如果你們感覺到在你們的胃的部分有疼痛和緊縮,你們就可以將意識帶到那裡,問一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讓你們身體的細胞和你們交談。或者想像在那裡有一個小孩,讓那個小孩告訴你在他或者是她裡面最顯著的是哪一種情緒。

與你們的情緒連接有幾種辦法。意識到在情緒中被阻塞的能量是想要流動起來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這能量想要被釋放,所以它通過肉體的抱怨或者一種緊張和抑鬱的感覺來告訴你它的存在。對你們來說,這就是一個真正去敞開,準備好去感覺這情緒的一個過程。

情緒是你們在地球上生活現實的一部分,不過它們不應該困擾你們。情緒就像是遮擋住太陽的烏雲。所以去覺察到你們的情緒並且有意識地處理它們是很重要的。從一個清淨和均衡的情緒體當中觸發,是更容易以直覺去與你們的靈魂和內在核心建立聯繫的。

在你們的社會中,關於情緒有很多的困惑。這一點,從如何去撫養你們的孩子所引發的大量的辯論和困惑中可見一斑。孩子們的情緒顯然比你們要來得自然得多。這就會帶來一些困難。如果你們的一些道德邊界被跨越了可怎麼辦?如果情況失去控制了,成了一片混亂可怎麼辦?一個人需要給孩子一些規則還是讓他們自由地表達他們的情緒?他們需要控制他們的情緒嗎?

在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重要的是他們要學會去理解他們的情緒,理解它們從何而來,並且去為它們負責。通過你們的幫助,孩子們能夠學會看到情緒是不理解的一種爆發。這種理解將能夠阻止他們的情緒肆意爆發和失去控制。理解帶來自由,也在不壓抑你們情緒的前提下將你們帶回到你們的中心。父母通過自己活生生地這樣去做而成為最好的教導的榜樣。

你們在應付孩子的過程中所遭遇的所有問題對你們自己也同樣適應。你們是如何與自己的情緒共處的?你們對待自己很嚴厲嗎?當你們感到生氣或者憂傷的時候,你們是不是會規範自己,對自己說:算了吧你,把自己收拾好了繼續前進?你們會壓抑自己的情緒嗎?你們覺得對自己嚴厲是好的和必要的嗎?誰教導你們這樣做的?是你們父母中的一個嗎?

又或者你們走向另一極?你們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不願放開它們。這對有些人也常常如此。你們可能長久以來感覺自己是外界境遇的受害者,比如你們成長的環境、你們的伴侶或者工作的環境。在過去的某個特定的時刻,當時可能與你們內在對負面事情的憤怒產生連接是一件給你帶來自由的事件。憤怒能夠讓你們拜託這些負面事件對你們的影響而讓你們走自己的路。但是你們可能卻會因為如此地沉浸於這憤怒之中,再也不願放開它。這憤怒,沒有成為一扇門,反而成為了一種生活的方式。一種受害者的模式就形成了,這跟治愈完全不沾邊。這阻止你們真正地進入你們自己的力量中。

為你們的情緒負責而不是把這情緒當成真相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當你們把它們當成真相時,你們不是把它們看成是因不理解而產生的爆發,而是將它們作為行動的依據,而做出一些失去中心的決定。

同樣的情緒也會發生在那些被給予過多的情緒自由的孩子們身上。他們變得狂野和失去控制,他們變成了小暴君,而這不是對的。情緒的混沌對孩子和對父母一樣的無益。

簡短地說,你們在對待你們的情緒這個問題上要么就是太過嚴厲,要么就是太過寬大。(同樣,這也適合於你們在對待你們孩子的情況。)我希望在那種對自己的情緒過於寬大這種情況再多說一點,因為它似乎是現在更普遍的一種情況。從六十年代開始,集體層面就開始意識到壓抑你們的情緒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你們在窒息你們的自然性和創造性,事實上你們在窒息你們的靈魂。社會會創造出很守紀律和服從的孩子,他們對規則的關心超過他們對自己內心的細語的關注,而那不管是對個人還是對社會來說都是一個悲劇。

但是另一個極端又如何呢?那種把情緒放到一個很正確的位置以至於讓它來控制和接管你們的生活?

你們可以很好地觀察到自己的內在是否有這樣的情緒,你們對它們非常珍視以至於你們將它們視為真相(truth)而不是它們本來所是的樣子:因不理解而來的爆發。這些情緒就是你們與之認同的情緒。矛盾就在於,這些也往往是那些給你們帶來痛苦的情緒。比如說:無力(我無法控制,我無法應付);憤怒(都是他們的錯);或者悲傷(生活是悲慘的)。這些都是給人帶來痛苦的情緒,然而在另一個層面,它們卻又成為讓你們感覺自己很獨特的要緊緊抓住的東西。

比如說無力感,或者說受害者的那種感覺。這種情緒模式有它的好處。它可能會給你們帶來一種安全的感覺。它讓你們從一些負擔和責任中解脫出來。“我無法做到,不是嗎?”這是一個黑暗的角落,不過它好像是一個安全的角落。與這個情緒的長久認同所帶來的危險是,你們與你們真正的自由,你們內在神聖的核心失去了聯繫。

在你們的人生的路途中,一些事情可能很正常地激起了你們內在的憤怒、或者憎恨。這可能是在你們的青春期發生的事,或者是更後一點的時候,甚至可能是前世發生的事。有意識地與這些情緒建立聯繫,意識到你們內在這些憤怒、悲傷或者其它很強烈的情緒是非常重要的。不過在某一個點上,你們需要為你們的情緒負責,因為它們構成了你們對外在事情的反應。

歸於中心,處於一種清明和靈性均衡的狀態,就意味著你們為自己內在所有的情緒負責。你們就能夠在內在的情緒,比如說憤怒出現時,看到它,並且說:這是我過去對某些事件的反應。我對這種反應方式完全理解,但是同時我意願放掉它。

生活從最終來說不是關於是否是對的,而是關於是否是自由和完整的。當我們釋放一種已經形成了一種生活方式的老舊的情緒反應時,會獲得自由的感受。

一個人可以說,關鍵就在於如何在壓抑情緒與沈浸於情緒的兩極之間找到一條中間之道。在兩段,你們都會碰到不符合靈性煉金的選擇。靈性成長的本質是你們不壓抑任何事情,但是同時你們也為之負完全的責任。我感覺到這個,我選擇這個反應,這樣我能夠治愈它。回收你們的主權,這就是我帶給你們的訊息的真義。

也許其實這並不是一條中間之道,而是一條不同的道路。它是關於靈性主權的路。當你們接受你們內在所有的一切,你們就超越於它們之上而變成了主人。主權是一個既很強大又很溫柔的東西。它完全允許,但是它又需要很強大的自律:勇氣和誠實的自律。

回收你們的主權,成為那些折磨著你們的情緒的碎片的主人,這些情緒通常躲在你們看不見的後面。與它們建立聯繫,負起責任來。不要讓你們自己被無意識的情緒傷痛所驅動,它們總讓你們走偏,阻止你們走向內在的自由。你們的意識是那治療者。沒有其他的人能夠將你們自己的情緒的力量為你們復原。沒有外在的工具或者途徑去消除這些情緒。只有在力量、決心和慈悲中覺察到它們才能夠將它們消融入光之中。

在情緒的層面變得完整和自由是靈性成長的最重要的一個方面。我想在結束的時候說:不要讓事情變得比它本來所是的難。靈性之路是一條很簡單的路。它就是關於對你自己的愛和內在的清晰。它無需任何特殊的知識或者特殊的儀式,規則或者方法。所有你們靈性成長所需的東西都在你們之內。

在一個安靜的時刻,進入到你們感受的那一面。讓那感受的那一面告訴你們,你們內在有什麼需要被理清,什麼需要被清潔。信任你們的直覺。去嘗試。信任你們自己。你們是你們自己生活的主人,是你們走向你們獨特的愛與自由之路的主人。

訊息來源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給予你 ❤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熱門關鍵字

病毒 揚升 光之工作者 星際種子 指導靈 雙生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