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靈性探索

通靈傳導是怎麼一回事?

作者:Pamela Kribbe, Gerrit Gielen。
譯者:光之紫。

其實我們都在通靈傳導,與自己的靈魂相通,將靈魂的願望傳導、彰顯在地球上;在這一過程中,我們的地球人格也一直在積極主動地參與。

通靈傳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聽聽帕梅拉和卓尼特如何說吧。雖然敘述方式不同,二者卻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帕梅拉: ——摘自《地球之賦:來自蓋婭的靈訊》

本書中的訊息都是藉由通靈傳導收到的。在通靈傳導的過程中,傳導者,或者說傳導管道,將自己開放給某一靈性存有——不具肉身的靈性存有——的能量與智慧。在這一過程中,他/她能夠感受到某一超越其上的能量流,為我們帶來充滿愛與啟迪的訊息。

在傳導過程中,傳導者能夠通過口述或筆錄的形式接收到各種洞見與靈感。一般來說,正在進行通靈傳導的人處於一種精神放鬆的狀態,當一個人專注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例如演奏音樂、進行體育運動或者繪畫,也會感受到這種“流動” 。你“暫離理”,進入感官世界中。

在這一開放與接收的過程中,傳導者本人並非被動的“傳遞”,而是積極地參與,因為他/她扮演著橋樑的角色,在“藉由直覺感受到的洞見”與“描述這些洞見的人類語言”之間建起一座橋樑。也可以說,傳導者是轉譯者,將藉由直覺接收與感知到的洞見轉譯成詞彙與概念。

通過傳導,我們能夠接觸到一個宏大的訊息源,這些訊息涵蓋各種不同的主題與面向,為我們帶來新的洞見,助我們與靈魂所在的次元——處於物質面紗之後的更高次元——建立連接。傳導能夠幫助我們超越物質次元中的煩惱與憂慮,使我們擁有更廣闊的視野,並賦予我們希望與洞見。

儘管如此,傳導只是——且一直是——一種人類活動,如同其他的人類活動一樣,也存在著質量與創意上的差異。呼喚某一靈性存有來作為訊息的來源,並不會使這一訊息的價值徒增。你完全且一直能夠用自己健全的心智與直覺來判斷一則訊息是否有價值:這則訊息是否為你帶來豐盛、激勵、明晰與啟迪?如果確實如此的話,這則訊息就是正向的,會對你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助益。這一訊息是否充滿了評判、恐懼、權威或戲劇性?如果是的話,這就值得你對它的價值好好地質疑一下了。

人們對通靈傳導的疑問常常是:你如何知道這是一個明淨的傳導管道?這些訊息是否是在純淨、毫無過濾的情況下傳導過來的?可以說,所有的通靈訊息都經過了人類心智以及社會文化——熏陶我們長大的社會文化——的過濾,訊息的接收者是無法完全消除這一過濾的。

在我眼中,通靈傳導是人與神、人類世界與靈性世界之間的合作,在合作的過程中,傳導者是一個積極、有意識的參與者。我個人認為,“純淨的傳導”並不是說要關閉自己,以成為一個被動、傀儡般的媒介,而是指在與靈性世界溝通的過程中,呈獻出最佳的自己。而一個傳導者所能呈獻的最佳品質就是:信任、勇氣以及開放的態度。

這些品質使他/她能夠盡量不帶偏見地臣服於那靈性的能量流,那希望能夠流經他/她、透過他/她來彰顯的能量流。在接收這一能量流的過程中,傳導者需要與自己的心智合作,從而更好地將感受到的能量及洞見轉譯成人類語言。詞彙、概念、語言屬於地球實相,而與靈性世界的溝通則是非常直接與感性的,需要一個人類的轉譯者來為這一能量賦予物質的形相。

在轉譯過程中,出現變形或扭曲是完全有可能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純淨”並不是說必須要完美,而是要真誠,並明瞭自己的有限性。

聆聽這些靈訊的人永遠無法確知何處出現扭曲,何處沒有。一個純淨的傳導者,通常自己也不知道這一點,因為扭曲發生在潛意識的層面上。因此,要根據靈訊的內容來做判斷,運用自己的直覺以及健全的心智來感受某一靈訊對你是否有價值和意義。

卓尼特:——摘自《鷹之舞:一位女子邂逅靈魂雙生焰的靈性之旅》)

我一直是一個很實際的人,腦中塞滿了各種問題,想知道通靈以及相信一個不可見的世界如何融入現代物理學。我閱讀了大量的書籍,以試圖破解靈性世界與物質世界之間的關係,最終卻是一無所獲,鎩羽而歸。因此,我總是追問白鷹,請他解釋實相的本質。顯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最適合這項工作的“鬼魂”,因此他叫來了馬克。

那是1989年的仲夏夜,我與卡羅爾和大衛一起練習我的新技能:通靈。忽然,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以排山倒海之勢將我吞沒。“這不是白鷹,”我邊試著保持平衡,邊在心中對自己說。我心跳加速,內在的熱力使我覺得自己正處於烈焰之中。我感到很虛弱,渾身發抖,也有些害怕。接著,我費力地張開嘴,開始說話。一個力量強大的新存有說:

我是馬克。從能量角度看,我來自遙遠的地方,我來這裡是為了橋接未知的次元。我的世界在時間的另一邊,在你們世界的另一邊。我來這裡是為了播種新想法、新觀念,是為了響應這個世界的呼喚。我是來自宇宙的老師及學生。

僅此而已,他倏然而去。我再也無法承受這強烈無比的能量,白鷹來幫我恢復平衡,並將剛剛發生的一切解釋給我們聽。

你們必須開始覺醒,認知不同的次元,以擴展意識。而這一意識的擴展則會助你們認知神。馬克與你合作的最終目標就是幫助人類進入和諧、合一的狀態,並擁有充滿創造性的無限能量——你們稱之為神。

白鷹繼續解釋說,馬克與我的合作不僅僅局限在智能層面上,也將是一種真實的切身體驗。

這些體驗會很強烈。想像有那麼一次神奇且神秘的邂逅,你從中體驗到無法言表的喜悅、福佑、合一與和諧。當你從想像中回到現實後,你知道已有某一殊勝的改變發生。雖然你的話語或邏輯思維會使這一體驗大打折扣,但你已不再是同一個人,也無法再是同一個人。

這一切聽起來,就好像我志願報名參加了一項非常前沿的意識工作,雖然對此感到有些困惑,我卻非常願意踏上這一探索之旅。後來我問馬克:“為什麼是我?”

“有兩個原因,”他說。“首先,你比較單純,沒有堅定的信仰、教條或者許多先入為主的觀念——關於這個世界該如何的觀念。其次,你願意去教授所不知道的事情。”這第二部分——教授我不知道的事情——對我來說實在是很難。我是一個有意識的通靈管道,也就是說,我完全處於覺知的狀態,積極——而不是傀儡般——地與馬克和白鷹合作,共同尋找、使用恰當的詞彙。

馬克請我每週二傳導他的訊息,並請大衛與卡羅爾幫我一起來承載、保持他那強烈無比的能量。我真恨週二!我一直為自己的口頭表達能力自豪,而且我從不口是心非。忽然間,我開始講解那些複雜難懂的意識狀態,而我對這一切一無所知!我對掌控、編輯或至少能夠理解自己都在說什麼的渴望一定嚴重影響了馬克的進度,他想出了一個非常有創意的解決辦法。

他讓我每週二都住在卡羅爾和大衛的家,並將鬧鈴設在凌晨2點,這樣,我在傳導馬克時,會因為困倦無比而無法試圖掌控他想說出的話。儘管如此,我還是不喜歡週二!

我很難解釋我傳導馬克時的體驗,他的能量是如此地強大,最初幾年中,我必須在有人陪伴——以幫我維持住他強烈的振動——的情況下,才能夠傳導他的訊息。其實,用稱呼人的代名詞“他”來稱呼馬克也顯得怪怪的,與其說他是一個指導靈或存有,不如說他是一個能量場。事實上,他從未在我們的物質實相中生活過。

從那天起,我在歐美為許多人傳導了馬克的訊息,幫助他們穿越線性思維的束縛,看到自身的力量與智慧。馬克不僅僅只是講述各種可能性,他也將我們帶到各個覺知層面,讓我們親身體驗那些言語無法形容的洞見。這類體驗性的、能量層面上的教誨與個人經驗有著直接的關係,因此,從中發現的真諦也是獨一無二的,為我們每個人獨有。

馬克為我們提供了覺醒的工具,他鼓勵我們衝破一直以來禁錮我們的各種限制性觀念,自由地馳騁。在馬克的指導下,我們體驗到心智的無限性、流動性與廣闊性。

訊息來源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給予你。❤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深度推薦 <看更多>
綜整主題 <看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