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深度推薦 身體與靈性

疾病的意義,只有理解才能改善《約書亞》

傳導:Pamela Kribbe。
譯者:李平。

親愛的朋友,我真誠地歡迎你們,也把我全部的愛送給你們。我如此深切地愛著你們每個人,我給你們的愛不僅遍布於整個自然,也包括了與個人的接觸。因為此刻我就在你們中間,我認識你們中的許多人。

我是約書亞,我曾作為耶穌生活在地球上。我來到人們中間,是為了證明,那來自源頭的、存於我們之內的愛對每個人都是敞開的。現在輪到你們接管火炬了,此刻的你們都是星星之火。這意味著基督的重生——那並不表示我必定要回來,而是說,基督的普遍力量正從你們的內心誕生。我非常願意在此過程中與你們同在,以支持你們。

在這次對話一開始,帕梅拉和蓋瑞特問我想要講述什麼主題。我告訴他們說:講什麼都沒關係,我只是想跟他們呆在一起,只是希望我的能量可以觸及你們,使你們回憶起自己的偉大。在能量向你們蔓延的過程中,你們能感受到自己內在的光芒——真理的光芒——是我唯一的目的。那即是基督能量的本質。以前我曾是這種光芒的攜帶者,但現在輪到你們擎起火炬了。辨認出自己“內在的本質”是很重要的。

你舉著火炬的同時也必須要意識到:該將它展示給世界了,因為世界正翹首以待。現在是轉變的時刻,是偉大變革的時刻。它將展現出多個層面——既有黑暗的一面,也有光明的一面。這個時刻是為這樣的人準備的:具有更寬視野的人,能以平和心態觀察各種現象的人,以及,能夠毫無批判地去愛的那些人。

今天我會談談疾病與健康。但請記住:我主要是想讓你們感覺到我在這兒,讓你們感覺到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是一體的,我們都承載著特定的光能。為了鞏固這種能量並將其錨定在地球上,我們曾一同工作了很長時間,一起度過了很多世。那是你們的工作,也是你們的使命。

拋開仰視我的想法吧,現在是時候了。我是你們的兄弟和朋友,不是必須跟隨的大師。我要用愛和真理的能量環繞你——那即是我能做的全部。現在輪到你們為自己站出來、讓自己的火炬發光了。

疾病與健康,這是每個人遲早都會遇到的問題。首先我想談談疾病到底是什麼。一切疾病都起源於靈性因素。我會通過區分你們的不同身體來對此做出解釋:除了這個人人都能看得見的物質身體,你們也還有一個情緒體,一個心智體,還有一個你也許稱為靈性體的身體。

疾病一般開始於情緒體,從情緒體這裡,某些堵塞沉澱在物質層面的肉體上。通常是源於心智體的一些信念造成了情緒的堵塞,也因此表現為疾病。我指的是某些根深蒂固的信念或思維慣性,一般是那些關乎自己“對和錯”的信念。

評判會真正地在你們的情緒能量系統中製造堵塞。堵塞出現的地方就是情緒能量無法自由流動的地方——在能量場上可以看到某種晦暗的能量。這種暗能量將會留在身體中,但也並非必然如此。因為這個過程會花費相當一段時間,在疾病顯現之前,還是有足夠的機會可以轉化為情緒平衡的狀態。

一般來說,當能量不流動的時候,你的情緒會告訴你,一旦你注意到這些信息並祝福它時,那些堵塞就釋放掉了。比如,當你不得不做某事時,你會覺得煩躁和憤怒。如果你更加細緻地體察這些情緒,它們會告訴你:你正在強迫自己做不能真正表明你是誰、你想成為誰的事情。

然而,如果你總是忽略自己的憤怒,強迫自己做不快樂的事,情緒就會進行所謂的暗中轉移:它會從意識中隱藏起來,而在肉體中表達自己。沮喪的情緒是一種能量,它希望被你傾聽,而一旦它在肉體中表達自己,疾病就出現了。

一般來說,每種疾病都指向一個長期忽略的內在的情緒問題。而身體的症狀使情緒問題能夠在另一個層面上為你所見,這實際上是在幫助你接觸到這些堵塞。從這個意義上說,疾病的症狀或疼痛都是靈魂的語言,靈魂渴望自己的內部能夠充分交流。當能量自由地流動並不斷地自我更新時,靈魂是快樂的;而堵塞則阻礙了能量的自由流動——那會使靈魂覺得沮喪。

因此,疾病有著提示的作用:它向你指出需要療癒的地方。儘管疾病似乎是負面的——你被各種症狀和疼痛所困擾著,但關鍵是,要把疾病看成一個訊息或提示,這樣一來就比較容易與疾病合作而不是抗拒它了。

靈魂用許多方式跟你交流,它最喜歡透過直覺對你講話:安靜的感受基調、預感和心靈的低語等等。如果這種方式無法奏效,你就會被情緒所警告。情緒大聲地講話,它們明白無誤地告訴你:你必須審視自己的內心,找到激起情緒反應的原因。任何時候,只要你被情緒嚴重困擾了,你都要找到它的原因和含義。只要平靜下來仔細傾聽,靈魂會告訴你的。如果你抗拒或否認自己的情緒,靈魂將通過身體對你講話。

身體是有智慧的,不僅對其吸收的物質(如食物和水)高度響應,也會對你的情緒、感覺和思想做出回應。身體相當於傳播者,它不只是供我們居住的軀殼,它還有一套聰明的運行機制,可以幫助靈魂表達和了解自身的問題。

為了踏上這段探索之旅,首先你們必須接受自己的疾病。通常你們對於疾病的最初反應是否定和抗拒。由於疾病侵犯了你,你希望它消失得越快越好。你害怕衰弱、缺陷和最終的死亡。一旦身體衰弱或患病了,恐慌就緊緊抓住了你,妨礙你對疾病敞開更寬廣的視野。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另一種光,看成是一個改變的信號,或者是作為一個請柬來取回丟失的珍貴禮物。

為了跟疾病的提示功能達成和解與合作,對疾病的症狀與痛苦表示接受是非常重要的。接受身體的狀況,願意傾聽靈魂的聲音,實際上就已經把問題解決了一半。真正的問題不是疾病本身,而是它揭示出的內在堵塞。疾病扣住了你,迫使你去檢查那個堵塞。直面疾病、用你的心和靈魂去接受它,這樣就已經消除了部分堵塞——雖然你並未精確地知道疾病要告訴你什麼。在你踏上這段內在旅程的意願、耐心和決定裡,有一部分溝通已然蘊含其中了。

然而,接受和擁抱疾病對你來說並非易事,你可能發現了自己對它的排斥、憤怒或絕望,很難聽到這種不健康的狀態在告訴你什麼。你不斷地得到某些特定的提示,比如,身體無力表明你必須丟開某些責任,花更多的時間獨處,減少活動,多多關注自己的需求。

你可能尚未知曉如何從靈性層面解讀自己的身體狀況,但通常來說,疾病對你的約束就是一個大大的提示。通過在某些方面限制你,疾病把聚光燈投射在了原本黑暗的地方。盡可能地對自己溫和寬容些怎麼樣?你能真正照顧好自己的身心所需嗎?疾病通常會帶來這些疑問,而面對和接受這些疑問所引發的情緒也是治療過程的一部分。

要真正地開始治療,你必須全然地接受疼痛、不適、焦慮、憤怒和缺乏安全感。你必須看著它、善待它,把你的雙手交給它。治療就此發生了。疾病不是必須盡快除掉的東西,它也不是突然闖入你的生活。

如果忽略身體語言,一直抗拒疾病,你將很難明白疾病的靈性本質和意義——太多的憤怒和恐懼圍繞著它。只有真正達到了內在的自由,你才能面對疾病,面對疼痛和不適,面對你的恐懼和厭惡。接受它們吧,然後心平氣和地問:你們想告訴我什麼?

在你們的社會中,與自己的身體保持密切關係並不容易。對自己的身體講話——如同對一個值得愛和尊敬的生命那樣——會顯得有點不自然。你們被灌輸了許多格式化的條條框框:身體應該看起來如何,勻稱和健康代表什麼,應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你們針對健康長壽的生活模式有著各種各樣的規定和標準。

然而,這些格式化的觀念並非是通往靈魂之路,靈魂之路是非常個人化的。因此,為了找出身體遭受疾病或疼痛的真相,你需要以非常私人的方式調整自己,拋掉所有一般化的——並且常常也是人為的——標準和規則。你需要丟開一切外部的標準,在內心深處尋求自己個性化的真相。

這對你而言是個巨大的挑戰。因為疾病的恐懼和恐慌緊緊抓住了你,使你匆忙求助於外部的權威,向他尋求建議和安慰。他可能是個醫生,也可能是一位另類療法治療專家——那並沒有什麼不同。重要的是,你們出於恐懼放棄了自己的責任,而傾向於把它交付給別人。

當然,聆聽專家的建議並無過錯,並且通常也是明智的。但你需要把這份知識帶進內心,用自己的心去衡量它,體會這個建議是否跟你共鳴。只有你才是自己生活的創造者,是你身體的主人。只有你才知道什麼東西對身體最有好處。從根本上說,你才是自己身體的創造者。

疾病代表了堵塞的情緒,其中一部分情緒超出了你們的意識範疇,因此,理解疾病或症狀所代表的含義並不總是容易的。有時,透過一個特定的疾病明白靈魂想要告訴你什麼,似乎非常困難。這時候你需要深入內心,徹底地審視自己,逐漸了解疾病顯示出來的各種能量,逐漸了解它想告訴你什麼。

恢復與身體的密切關係需要練習。它不會自動出現,所以也別輕易放棄。當你沒完沒了地抱怨時,試著再次審視這些抱怨吧。放鬆一會兒,然後用平和的念頭掃過身體患病的地方,請求疾病成為一個生命體,以便你能跟它交談。請求它顯現為一個動物、孩子或人的模樣,或是請求它顯現為一個指引——無論以什麼面目。運用你的想像吧!想像力是一個珍貴的工具,它可以發現靈魂之內最深的震顫。

如此這般之後,當你注意到身體以圖像或感覺回答你時,你會覺得快樂,你會為那失而復得的親密關係而感到幸福。身體對你講話了,它恢復了傳播者的角色!這真是一個突破。一旦你知道,你可以從內在了解自己的身體,並且只有你才能這樣做時,你會更加自信。而自信又會使你更容易領悟疾病的語言,也能讓你在內心收到答案時,不會因為它不符合社會的普遍觀念而推開它。在任何情況下,與自己的身體保持親密都是非常可貴的,尤其是在生病或苦惱之時。

讓身體講話的途徑是愛。如果你通過不斷地對自己重複治療肯定句或治療願景來消除疾病,就並非是在促進交流,那仍然是某種形式的鬥爭或抗拒。關鍵是要逐步理解疾病的意義,只有理解它,它才會轉變,情緒堵塞才可能消除。這就是治療過程的運行機理:不是以這樣那樣的方式與疾病抗爭,而是像朋友一樣接納它——它想給你指出正確的方向。要理解這一點並不容易,因為疾病給你帶來了恐慌和苦惱。但是接受與理解疾病才是治療的真正途徑。疾病想要帶你回家。

慢性病與晚期疾病

疾病的目的是為了更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一旦你了解了自己並進行內在的治療,通常身體最終都會恢復。然而情況也並非總是如此。有時,雖然暗中的情緒堵塞似乎已經清除了,疾病卻仍然沒有消失。這就是慢性病。

在慢性病的情形中,身體病患持續地發作——尤其是在人們比較脆弱的時候。那時,你或多或少都與內在的自我失去了聯繫,症狀的表現有時還要更嚴重一些,這無疑是令人灰心的。因而,能以更大的視角來看待疾病,是極為重要的。

患慢性病的人們承擔著一個艱鉅的任務。在靈魂層面上,他們同意面對疾病環境所引發的恐懼,同意面對那種“人們應該如何生活”的教條化觀點,這表明了他們的巨大勇氣。

靈魂選擇一種慢性病,選擇以高度集中的方式完成某個特定的課題,這也是常有的事。每一次發病都會把你拋回到特定的情緒中——似乎有某種情緒模式在伴隨著疾病。處理這些一再出現的情緒是非常棘手的任務,然而靈魂卻也因此頗有收穫。

這樣的生活通常很有深度,也有著不為人知的豐富內在。因此,持續不斷地努力與祈求,對疾病的治療收效不大。原因是,疾病通常會呈現螺旋狀運動,這也有助於你們的內心以盤旋上升的方式成長。儘管好像每次發病都有著同樣的症狀,但在靈性層面上你們並沒有跌回原點,反而觸及了更深層的情緒。那些情緒,可能在之前甚至之前的幾世中都被你們忽略掉了。

這一點也適用於遺傳或天生的身體缺陷。你們有時稱其為業力,但我會謹慎地使用這個詞,因為你們傾向於把業力與犯罪和懲罰聯繫起來。事實並非如此。靈魂渴望著能夠全然、自由地了解自己,這是它最深切的渴望。源於這種熱切的希望,靈魂有時會通過病痛、疾病或身體缺陷來達到目的。這當然不是要償還債務,而是為了獲得自由。

有時,實現目的的最佳途徑就是在自己的身體中體驗一些極端困難的情況。對此我們只能給予更多的尊敬,尤其是,在你們的社會中,人們所推崇的觀念是:你多麼有用,多麼漂亮,多麼成功。這種格式化的觀念使得殘障生活變得更為艱難,也使得充實而歡樂地體驗疾病非常不易。

最後,我想談談無法治癒的晚期疾病。有時,某個人的疾病顯然不可能治癒了,身體已經被疾病壓垮,這個塵世的軀體不再堅持了。這時靈魂發現自己仍然待在身體之內,它會如何呢?它知道,那意味著到了該告別的時候了。如果你繼續抗拒疾病,就無法與靈魂和內心保持接觸。有時,你預感到自己必須要離開了,但恐懼和悲傷敦促著你繼續戰鬥——你想再治療一次,或是想等待新的藥物出現。

這是可以理解的,我當然不是想批評這種態度。但你是在用一種可怕的方式傷害自己。如果順其自然,讓死亡來得更快些,你會發現死亡不是敵人而是朋友,它會把你從抗爭中解放出來。

如果聽從死亡的指引,在死亡實際發生之前你會經歷幾個階段。在這些階段,你必須逐步釋放掉所有過去曾經喜愛的東西、周遭的環境以及你對外界事物的感受。這是一個美麗而自然的過程。

“像戰鬥一樣不顧一切地延長生命”,用這樣的態度為死亡過程蒙上陰影是很遺憾的。通常到了那個時候,身體已經變得非常脆弱,生命不再值得,讓它去吧。死亡是一個解放者,它在那兒等著服務你。死亡不是敵人,它會帶給你新的生命。

當你和一個不治之人在一起,當那人知道他將不久於人世,試著溫和地跟他談論死亡吧。這對於將死之人是一個慰藉。你能做的最貼心、最可貴的事情就是坐在他身旁,握住他的手。陪伴一個將死之人,不必知道、也不必去做別的事情。

在你們的社會裡,臨終關懷非常重要。總有一天,你們每個人都會在家人或朋友之中面對它。只需陪伴這個臨終之人,感受那個即將到來的旅程,感受那個偉大的時刻——靈魂離開身體,回到另一個王國、回到家的時刻。

別把不治之症看成是生命末期將你擊敗的敵人,那不是一場戰鬥。通常,死亡會把你從更多的疼痛和苦難之中解脫出來。你當然不是失敗者,你只是將以另一種方式繼續你的旅程。

也有這樣的情況:你曾經想在這一生中完成某些特定的課題,然而並沒有實現,這可能會使你——甚至你身邊的那些人——感覺到挫折。然而,我請求你平靜地離開,因為更深的智慧將會引領你,引領你和你愛的人在一個新的、更好的環境中相聚。總有一天你們會再度相聚,慶祝生命。

今天,關於疾病我最大的請求是:要真正地接受它。要用愛和察覺環繞它,讓它引導你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把自己交託給疾病吧,讓自己跟自己有更深刻的交流。交託自己,並不意味著對疾病抱持消極或苦澀的態度,而是以積極的方式跟它合作,就像是對待朋友一樣。

我用愛擁抱你們每個人,我想讓你們感覺到我——基督能量——的存在,想讓你們感覺到,愛對每個患病和健康的人都是開放的。有那麼多的愛環繞著你,只要你放下評判就會感覺到。你有著太多的評判,包括:什麼值得與什麼不值得,什麼做得對與什麼做得不對,包括所有仍然不情願去做的事。放開它吧。此刻愛為你們每個人而存在。

訊息來源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給予你。❤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深度推薦 <看更多>
綜整主題 <看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