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 靈性生活

跳離憂鬱與恐慌

日期:2022.06.07。
作者:覺醒之光。

今天想分享自己跳離憂鬱與恐慌的小故事:

隨着自己许多負面信念的消融,意識不斷的擴展,已經不太會想到過去痛苦的事,甚至可以說都忘記了。

這陣子在整理家裡時,無意間翻到一個裝滿藥物的罐子,是關於憂鬱與恐慌症的。這讓我想起一些事,也生起想分享的心。

感覺许多的星際種子會常見這種狀況,覺得自己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没有人理解自己。

像是我小時候的經歷,每當散發出本能的純真、善良,就會被他人教導:“不要這么天真,人心險惡”,但我只想保持簡單。對於別人無意的冒犯,或有意的攻擊,總覺得放手寬恕才是對自己最好的解法,印象很深的,家人和我說:“你太傻了不可能做到的,你並不是聖人”,但我確實的知道,這些就是我呀。又或者自己對於金錢覺得夠用就好,也不太想追逐名和利,但這些和周遭的人相比,都會顯得奇怪且不被肯定。

就是這些外在的條條框框,加上自己選擇的家庭課題,時常都讓自己處在抑鬱的情緒中,可以說憂鬱已經變成人生背景的基调,也使得自己越來越封閉,没有什么存在感,不知道自己活着做什么,總也會生起不如歸西的念頭。

當時还在校的自己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工作狂,對於工作的投入,頓時成為了自己的依靠,不過這最終也反應在身體上。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明确的和他人說我的身體到底怎么了,因為找不到外在的醫生能對於我的症狀做說明和治療。前後看了三四十次不同門診的醫生,吃藥也做過手術,但最終也只能歸類到精神科。就這樣心理影响身體,身體又影响心理 … (就像不斷向下的螺旋)

然而,這一切在結婚後,因再一次加重的壓力,最終推至頂端。

某一天晚上,自己在床上翻來覆去,一邊聽着永無止盡的耳鳴聲。(開始生起受害者心態)想着到底為什么要遭受這些,為什么永遠不會好,可以不要再叫了嗎?一如既往,一切都没有答案。。。不想永遠如此,內心開始覺得很慌張,心跳加速、心悸並且不斷冒冷汗,呼吸越來越困難,整個人和心就像着火般不斷跳動 … (那是我經驗過最痛苦的身心過程,生不如死,但还死不了)

在那之後,每天晚上都很艱辛,也開始無法待在小空間,悶熱的空間,黑暗的空間 … 看了醫生,說這是恐慌症,建議持續的吃藥。就這樣吃了幾年的藥,但心裡總想着吃藥不是根本的辦法,深怕哪天身邊突然没有了藥,就會發作,那是很可怕的事。就這樣,被綁在恐懼的情緒中,日覆一日。

我的心就像被深鎖在没有光明的暗房,直到那一絲光终究穿透了黑暗進入我的心,我開始尋着光回歸到内在的靈性道路,了解是自己的信念創造實相,並察覺其實我能有其它的選擇的!心想為什么要相信自己生病了呢,如果相信自己是健康的,那又會如何呢?

我開始每天不斷的加强自己是健康的想法,憂鬱的情緒和恐慌的症狀,都只是我觀察到的,並不是真正的我。我讓自己儘可能處在比較正面的狀態,而不選擇相信負面的聲音(雖然這么說,但這過程真的很不簡單)。練習好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告訴自己,我知道自己已經不需要吃藥了(漸漸讓自己全然的相信)。便把隨身攜帶,和家裡存放幾個月的庫存,都裝一個罐子裡,放到一個我看不到的角落。

剛開始还是會有些怕怕的,也會不經意的生起恐慌的症狀。這時我會不斷提醒自己回到内在,單純看着情緒生起,看着症狀發生,但不去跟隨它,關注自己的呼吸讓自己緩和下來,一段時間後它們就消失了。從那天起,自己就真的再也不需要藥物。

開始回歸内在的自己,也察覺到因為自己没有存在感,所以將活着的價值完全寄托在另一半,在家庭。便着手调整自己的信念,從原本覺得“只要對方開心我就開心”、“對方的幸福是我最大的責任”,轉變為“我自己開心,才能帶給他人開心”、“我們可以一起創造幸福,但不強求”;

还有因為過往的表達常常被壓抑,而習慣性的隱藏自己。我也開始試着更多的表達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過於在乎外在的眼光,明白重要的是自己的心,隨心就會順心。

直到現在,自己已經完全跳離憂鬱的基调,這些情緒也很少會發生了。事實上,可以這么說,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不同的人,只是擁有着這段記憶。

今天很開心能將這段記憶分享出來,

當我們太習慣的處在較低的情緒迴圈當中時,往往會看不清原來我們隨時都能選擇跳出,透過這個小故事提供了其中一種可能性,也說不定能成為某人的那一絲光。

謝謝你的到來,

為你獻上最美好的祝福。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 給予你。❤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深度推薦 <看更多>
靈性話題 <看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