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深度推薦

大揭露、太陽閃焰與積極的顯化

日期:2020年1月。
作者:Alison Coe。
譯者:Terra、廬影。

大家好,我是艾莉森•寇(Allison Coe)。我是一名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催眠師。今天我講述的信息來自於最近催眠的一個案例。我發現這個信息不僅會給許多人帶來希望,还會在這個關鍵時期給人們帶來清晰的指引。

她(被催眠者)是一名美術老師,因此她在催眠中有著非常清晰、美麗的視野。如果你們根據她描述的細節在腦中繪出畫面,那麼也能看到同樣美麗的景象,因為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細緻。

這個信息是非常强有力的,因為它同樣在我的其它催眠案例中得到了驗證。

在這個催眠案例中充滿了如此多有用的信息,以至於我想把整個過程的細節都分享給大家。但是我必須保護客戶的隱私,有些信息只能她知道。

我為她願意參與催眠並分享這一過程而感到驕傲。我跟她相識於之前的催眠活動中,我對她表現出的堅强、優雅、樂於分享的品質感到驚嘆。我讓她寫了一段簡短的自我介紹。在講述她的催眠記錄前,我要先念她的這段自我介紹,希望這些信息可以給人們一些幫助——

“我的生命在2018年5月24日那天深刻地改變了。我17歲的兒子在那天凌晨發送了一段意義不明的短信給他哥哥,而他哥哥早上八點左右才發現了這條短信。我們發現Joshua不在他的臥室,於是立馬報警。

“兩小時後在波特蘭市一座橋的入口處,三位警察告訴我他們找到了我兒子的車。其中一位警察搖了搖頭,然後他們一起給了我一個擁抱。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領頭的警察告訴我他感到很抱歉沒能救下我兒子。

“我兒子那天早上4:30左右在橋上上吊自殺了。他患有躁鬱症,但拒絕藥物治療。

“在他自殺後,我度過了悲傷、艱難的六個星期,然後開始通過繪畫和寫作接收他從另外一個世界帶給我的信息。這些信息包括他在另一個世界的生活、未來將要發生的事情和他仍然陪在我們身邊的證據。

“這幾個月來,我們每天都通過對話和繪畫進行交流,不過近期聯繫的頻率減少了一些。目前距離他去世和我接受艾莉森的第一次催眠已經過去了十四個月。 ”

好的,再次感謝我的客戶願意分享這個信息。我知道這個信息會讓一些人感到難受,因為大多數父母甚至都不敢想像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是這則信息會給人們帶來希望。

現在我們開始分享這個催眠過程並跳到我的客戶被成功催眠開始她的體驗。她被指引穿越一扇門。

問(艾莉森):在這扇門的背後有什麼呢?

客戶:有個石梯垂下來,梯子兩邊有茂密的植物。梯子通向海灘,海灘上是一片閃閃發光的白色沙子。海水是蔚藍色的,非常清澈。天空中漂浮著粉紅色的雲。這一切看起來就像是新紀元相冊的封面。我是一名人類女性,赤腳站在那裡。

問:你穿著什麼樣的衣服呢?

客戶:我穿著束腰长裙,裙子比較短,裙擺的长度是不規則的。最短的部分在膝蓋以上而最长的部分蓋住我的小腿中間。這條裙子非常飄逸。衣服袖子最长的部分達到我手臂中間。我有著發光的皮膚,漂亮的髮辮盤在頭上。我的頭髮是赤紅色的。

問:你感覺自己有多大年紀呢?

客戶:大概28歲。

問:你身上有裝飾物嗎?

客戶:我看見如同金字塔般的藍色同軸三角形印記在我的兩個手掌中。它看起來像是紋身,但並沒有墨水浸染。

問:這些標記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

客戶:能量。

問:這個標記是你掙得的,还是一直擁有的,抑或偶爾擁有的呢?

客戶:這是自然天生的。

問:它是用來幹什麼的呢?它有些什麼功能?

客戶:它被用來進行創造,被用來顯化。

問:嘗試一下它是如何使用的吧。

客戶:這裡有一群海豚在海裡游來游去。它們在我面前圍成了一個半圓。它們在說話、交流。我盤腿坐下,閉上眼睛,雙手放進沙子裡,手掌向上,三角形印記向外彈出相互重疊在一起。能量通過手掌流經我的身體,使我持續充能。能量從我的手指流向手臂,然後分流一些向上流向大腦,一些向下流向腳趾。

問:此後這些能量是離開了你的身體还是留存在了裡面呢?

客戶:我是在聚集能量以進行顯化。海豚離我遠去了。我抬起手臂,睜開眼睛。我用手指向面前的海水,然後製造了一個小碼頭。這個碼頭是半透明的,如同瑪瑙一般,從沙灘延伸到海水中。它是方形的,一根根柱子的頂部交錯排列。這看起來有些好笑——它像個希臘式停機坪、一座水中的碼頭,但卻是用來停放宇宙飛船的。

問:你是特意創造它來停放飛船的嗎?

客戶:是的。

問:如果你離開了,它會繼續保持在那裡嗎?

客戶:如果我離開,它會消失。我創造它是為了讓他們可以停泊飛船。

問:他們是誰?

客戶:是我們那兒的人。他們並非隨機被挑選過來的,而是我非常熟悉的人。那艘飛船像個被壓扁的球,有著如同鋁合金般閃亮的顏色。它是碟狀的,非常小,像個梭子。它裡面有四個人。這飛船的底部可以打開。它落在碼頭的柱子上,底部伸出一架小梯子。人們就從那裡出來。

問:當他們出現時你有什麼感受?

客戶:我感到放鬆。

問:你覺得他們是偶然經過這裡,还是為一些重要的事情而來呢?

客戶:我覺得他們是长者,但他們看起來並不比我老很多。我覺得他們來這裡是一趟特殊的旅行。這並不尋常。

問:你如何與他們溝通交流的呢?

客戶:通過心靈感應。

問:他們全體都在與你溝通,还是其中某一個人與你溝通呢?

客戶:我覺得是其中兩個人在與我溝通。

問:很好,繼續,告訴我他們對你說了什麼。

客戶:他們似乎是皇室人員,但又不完全像。他們是一男一女,各有一位助手。我無法分辨那兩位助手的性別。助手沒有在講話。

那個男人戴著一頂埃及風格的高帽。那個女人有著跟我一樣精美的盤髮。她比我高。他們兩個都非常高。我覺得他們來自議會。

問:他們為什麼到這裡來呢?

客戶:他們來這裡是因為我請求他們前來。

問:你為什麼請求他們前來?

客戶:因為我很迷茫。

問:你為什麼迷茫呢?

客戶:我忘記了我應該去做的事情。

問:去問問他們。

客戶:我覺得羞恥。

問:沒關係的,他們知道你忘記了。你不用感到羞恥。他們非常聰明,知道你叫他們前來的原因。去吧,去詢問他們。你值得他們前來幫助。

客戶:他們說困難程度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他們為我感到難過。我準備得很好,除了這一點。他們是來幫助我的。我感到很放鬆,本來我的情況已經岌岌可危。

問:他們怎麼才能最大程度地幫到你呢?

客戶:那個男人把雙手放在我頭部兩側。他在下載更多信息。我沒有接收到話語。

問:沒關係,你不需要接收話語,吸收(能量)就可以了。等你準備好時再談。

客戶:他現在放下了手。那個女人把雙手放在我的胸口和背後。我覺得她是在進行治療。那兩位助手各自把手上拿著的禮物遞給他們。

女人給了我一個3D的紅心。它像個被擠壓的球、一顆海綿狀的心臟。男人給了我一個球狀物,裡面有另一個球,那圓環就像土星一樣。這東西很像一個指南針。我爺爺曾有這麼一個放在他車裡。它開始漂浮移動。裡面的球懸浮著。外面的球上有一些標記,就像一張地圖。

問:讓他們告訴你——他們想讓你用這些禮物幹什麼?

客戶:這顆心的作用是當我感到焦慮時,可以通過擠壓它消除焦慮。這張地圖是告訴我前進的方向和我應該做的事情。

問:你知道如何正確使用它們嗎?

客戶:現在並不清楚。

問:你想讓他們告訴你如何使用嗎?

客戶:他們說还不能告訴我。

問:為什麼這裡的情況如此艱難呢?甚至艱難到超出他們的預料?他們是沒有準備好还是根本沒有預料到這些情況嗎?

客戶:黑暗能量的稠密度遠超出預料。我看見一個球體滲透出很多卷鬚,如同一張網。這些卷鬚沒有掉落,而是被球重新吸了進去。所有的黑暗能量都被壓縮在那個球體內。這樣黑暗能量會更容易被根除,但同時它也變得更加稠密,並且擴張的速度非常驚人。

問:這黑暗能量是如何影響你的呢?它會附著在你身上或者讓你情緒低落嗎?

客戶:不,它會吸干人的能量。

問:那他們幫你恢復能量的最佳辦法是什麼呢?

客戶:通過經常張開手掌吸收能量就可以恢復。他們說最糟糕的情況已經過去,我只是有些筋疲力竭了。

問:在這個時間點你的任務是什麼?你說過你忘記了自己的使命,那他們現在有告訴你嗎?

客戶:我想我知道自己現在的任務是:重新補充能量,然後去顯化。

問:在顯化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客戶:信心。要從顯化小東西開始。當你意識到你可以顯化時,就可以改變一切。

問:你是如何變得更有信心的呢?

客戶:在頭腦中想像一些事物,然後把它們創造出來。成功之後你會變得更有信心,然後會發現自己能做更多。你顯化的美好事物越多,黑暗能量消退得越快。

問:自己要有信心才能成功顯化,對嗎?

客戶:是的,你也是一樣的。每一個心中存有光明的人都能夠、也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樣可以把黑暗聚集到一起去集中消滅,如同消除一塊腫瘤。這就像是癌症,癌細胞傳播、生长得很快,但現在我們把它們聚集壓縮到一起,然後一舉消滅掉。

問:是什麼消滅了它們呢?

客戶:是光。

問:你的家人來自哪裡?

客戶:他們來自星星。

問:當他們離開你以後,你如何與他們聯繫呢?

客戶:在冥想時充能並運用心靈感應。

問:他們來自哪一個維度呢?

客戶:第七維度。第七天堂。

問:他們能夠看見地球的未來嗎?他們可否將未來的景象通過心靈感應傳送給你?

客戶:我看見暴動、憤怒,如同一個硬幣的兩面。

問:那些暴動與憤怒會提升还是降低地球上的振動呢?

客戶:人類正在覺醒。這裡有著大量的憤怒。這些憤怒會提升振動頻率,但同時也會讓人陷入狂怒之中不能自拔。這裡有著大量的虐待,這一切正在被糾正、調整。

問:如果人們想要從巨大的憤怒進入更高的振動中,下一步會是什麼?

客戶:那時光之波浪會到來。

問:他們(星際家人)讓你看見了什麼景象呢?

客戶:我看見抗議、催淚瓦斯、人們相互推搡。我看見警察和平民之間發生暴力衝突。這些暴力衝突並非像戰場上那般會殺死對方,更像是大規模的街頭打鬥。然後光之波浪到來。

問:為什麼光之波浪會在那個時候到來呢?

客戶:因為這是臨界點。

問:從時間線上看我們距離這個臨界點还有多久呢?

客戶:已經非常接近了。

問:這會發生在什麼地方呢?

客戶:會發生在各個地方。我看見紐約、華盛頓、德克薩斯州。每個地方都在發生。

問:這些憤怒來自於哪裡?

客戶:來自於虐待、對兒童的虐待。人們得不到薪水。基金被濫用和盜取、隱藏。是對兒童的虐待導致人們的憤怒達到了臨界點。

問:那些事是誰幹的呢?

客戶:是一群人。他們的部分目標是追逐金錢。

問:這是如何被揭露的呢?

客戶:最開始進行揭露的是一位記者,还有幾位為光明陣營工作的、有影響力的政治家。

問:這些新聞是如何廣泛傳播並最終使人們爆發怒火的呢?我知道虐待兒童是人們憤怒的原因,但這個現像已經持續了很久。這一次為什麼如此不同?是什麼最終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力?

客戶:因為這些新聞不是傳聞,將有很多强有力的證據被公開。

問:這些强有力的證據牽扯到其他一些早已知情的人嗎?

客戶:是的。

問:這些被虐待的兒童能夠康復嗎?

客戶:我想如果得到適當的療愈,他們會康復的。

問:當這些信息被披露的時候,他們(星際家人)想讓人類如何去應對呢?是出門去抗議还是保持心中的光與平靜?那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还是說人們只需跟隨自己的真實感受呢?

客戶:我想大多數人會抗議。

問:人們抗議的是什麼體制?針對的是什麼人呢?

客戶:有這樣一個群體,他們一直製造不和諧與黑暗。他們沒有其它目的,只是製造更多的衝突並從中取樂。

問:他們是虐待兒童的那些人嗎?

客戶:是的。這個現象存在於全球。那並非某一政黨所為。在(美國的)兩個政黨中,都有參與虐待兒童的人,也都有為光明工作的光之工作者。現在一切都開始被揭露出來了。

問:當光之波浪即將到來時,會有一些跡象、信號給我們提示嗎?

客戶:顯化的速度會越來越快。意念與顯化之間的延遲會越來越短。當達到臨界質量時,負面(實體)會被移除。

問:是什麼達到臨界質量呢?

客戶:是顯化。

問: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該去教授什麼呢?我們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為什麼今天你要給我們這個信息呢?

客戶:你想到什麼就會創造什麼,想法與顯化之間的延遲會越來越短。不管你的想法是積極的还是消極的,顯化的速度都會大大加快。這會給社會帶來更多的衝突。

因此那些持有積極想法的人應該明白自身的力量。這樣他們就會有信心,就能創造出美好的事物。

他們並不是受害者。他們能創造出美好的事物,能夠隔離那些黑暗、邪惡的東西。然後光之波浪會帶走黑暗與邪惡,就像做手術切除腫瘤一樣。

問:你認為今天這些信息應該分享給他人嗎?

客戶:是的,現在人們極其需要信心。他們可以把顯化的過程記錄下來,先寫下自己的意圖和開始的日期,然後寫下顯化完成後的日期。這樣他們就能感受到將意圖顯化出來的過程越來越快。他們應該有意識地去顯化事物。

問:人們如何能夠更好、更有效地去顯化呢?

客戶:他們應該從小事開始。他們可以祝福杯子裡的水。當水充滿了祝福的能量時,他們可以看到這對家庭環境的提升。他們还可以把手放在室內植物上(去祝福和照顧),植物會因此生长得更加茂盛。他們可以給這些植物拍照。這個方法同樣適用於花園裡的植物。當他們獲得了信心時,就會想去顯化更大的事物。

問:當虐待兒童的事被揭露並引發抗議時,人們最好去顯化什麼呢?

客戶:人們可以去抗議那些邪惡的行为,但是必須走出憤怒,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人們很容易陷入憤怒的情緒不能自拔,尤其當他們覺醒後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時。

問:你有沒有看到光之​​波浪到來後發生了什麼?人們是留在三維地球上还是去了其它地方呢?

客戶:有些人離開了,也有些人留下了。當維度轉換發生,世界如同被撕裂。我覺得那時有兩個地球。會有很多人看到飛船,因為這些飛船離我們很近但卻是在另一個維度,當維度轉換後就能看見它們。

問:那麼在那個時候,光之波浪會提高我們的能力或振動,讓我們能橫跨多個維度並且可以跟高一級維度的生命交流嗎?

客戶:是的,我是這麼認為的。當光之波浪到來後,她(被催眠者)將去往新的地球天堂。它會被稱作“第五天堂” 。

問:現在我請求與我客戶的高我意識對話。我知道是你選擇讓客戶今天經歷這個特殊的體驗。我想問為什麼你選擇它?這段經歷對她(客戶)來說很重要嗎?現在我們應該是在與她的高我意識對話。

高我:她需要專注於信心。她兒子的死亡讓她的信心動搖了,然而死亡並不存在。

問:所以你想讓她完全專注於用信心去顯化嗎?

高我:是的。

問:好吧,為什麼呢?

高我:因為這是她的天賦,也是她來地球的目的。

問:除此之外你还想說些什麼嗎?對於剛才的體驗所揭示的東西(關於我們在走向何方、可以開始哪些練習),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还有她與星際家人的會面,那是發生在何時、何地?

高我:會面發生在此刻。她是在她真正的家裡。她現在可以通過意念前往那裡。

問:關於她真正的家,你願意告訴她更多的信息嗎?

高我:她可以通過繪畫找到她自己。

問:就是說她可以帶著一些問題或探索的意圖去畫畫,以此來更多地了解她真正的家嗎?

高我:她應該在冥想中補充能量,按照我之前教給她的方法。然後她應該繪畫、傾聽並寫作。

問:她是否應該在繪畫前花一些時間冥想並充能,还是說憑感覺去做就可以呢?

高我:她事先會知道該怎麼做。每次都是不一樣的,要看她當時能量消耗得有多嚴重。

問:這次催眠結束後,她與长者們(星際家人)聯繫的最佳方式是什麼?

高我:她一直都與他們有聯繫,她只是忘記了。現在她會回憶起來。她可以把他們的樣子畫出來,這樣可以提醒她。

問:她如何知道自己與他們連接上了呢?

高我:她可以向他們提出問題並從他們那兒得到答案。

問:她想知道關於“事件”的信息。太陽閃焰(光之波浪)會在她這一生中發生嗎?

高我:會的。

問:在之前的催眠中,你給了她一個關於太陽閃焰的時間表,可為什麼“事件”沒有如期發生呢?

高我:因為黑暗的觸鬚之多超出了我們原本估計的,所以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問:那麼這些黑暗力量的觸鬚需要被揭露,被壓縮聚集在一起從而走向消亡,就像你之前向她展示的那樣嗎?

高我:是的。

問:那麼自她上次催眠後便發生了一些事情,比如黑暗力量的觸鬚被揭露?

高我:是的。

問:好的。那麼下一步是揭露對兒童的性虐待,對嗎?

高我:是的。

問:好的。还有其它的要被揭露嗎?

高我:奴隸制的存在。

問:奴隸制的存在和虐待兒童會同時被揭露,还是在不同的時間被揭露呢?

高我:揭露正在到來。

問:在太陽閃焰發生前必須先進行揭露嗎?

高我:是的。

問:她想知道首先會發生什麼?是太陽閃焰嗎?卡斯卡底大陸地震?冰川融化導致的全球洪水氾濫?还是新地球與舊地球的分離?还是揚升?你能否給這些事件列出一個時間表,讓她知道哪些會發生,或者哪些不會發生?

高我:這些事件的發生是重疊糾纏在一起的。太陽閃焰將會把新地球和舊地球分離開來。舊的三維地球將會在洪水和地震中新生,而新的地球則已達到平衡。揚升將在新地球開始。

問:她想知道為什麼她經常產生思鄉之情,如何做才能減輕這種情緒呢?

高我:這是因為我們離她很近了。她的(星際)家人離她很近了,但她現在仍然看不見他們。她應該將他們的樣子畫出來。

問:她說她曾經很清楚自己來地球的使命是什麼,但現在卻陷入了迷茫之中,而你說她現在的使命是獲得信心並去顯化。關於她應該去做什麼,你还有什麼想要補充的嗎?

高我:那就是她應該去做的。她感到迷茫是因為她為自己的孩子制定了人生計劃,而這不是她該做的。她在人類角色中迷失了,忘了自己也是一位宇宙存有。現在她會記起來的。

問:在她第一次催眠中,高我告訴她——她將有一段艱難的時光,直到“事件”發生, “事件”將會改變所有事物。這個“事件”是指太陽閃焰还是她兒子的死亡呢?

高我:兩者都是。她因為兒子的死亡獲得了靈性上的轉變,而太陽閃焰將使她在靈性上進一步轉變、昇華。

問:在太陽閃焰發生時及之後,她會發生怎樣的轉化呢?

高我:她會變得輕盈,會看見以前看不見的東西。

問:她想知道——現在是否只有她(死去的)兒子來到她的畫中呢?

高我:不是。

問:你可以告訴她現在还有哪些人會來到她的畫中嗎?

高我:當她請求時,她的兒子會來到她的畫中。而當她保持開放時,她的(星際)議會同樣會前來。

問:你能告訴我們她的這些畫作對觀眾來講有什麼意義嗎?

高我:這些畫可以喚醒人們。人們總是懶於思考,而這些畫能讓人們去思考。她經歷的痛苦會觸動人們,讓人們對她的經歷感同身受。

問:她應該將這些畫分享給更多的觀眾嗎?

高我:是的,她應該這樣做。

問: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擺脫糖尿病的藥物治療嗎?

高我:她應該吃素食,喝足夠的水,祝福食物,祝福水,心存感激。

問:如果她照做,何時能發現自己的血糖降低呢?

高我:很快就能發現。

問:你希望她少吃些什麼?

高我:她應該多吃蔬菜,不要吃奶酪。她知道自己對奶製品過敏。她應該每天堅持吃健康的食物,而不是去吃垃圾食品。

問:雖然她現在開始用藥物治療糖尿病,但她卻更想吃甜食。她想知道這個情況是否是因為藥物導致的呢?

高我:是的。她嘗試用很多醣來讓生活更甜蜜,但菠蘿的甜度對她來說就已經足夠了,不應該吃超過這個甜度的食物。

問:你可以告訴她為什麼她兒子選擇這麼年輕就離開人世嗎?

高我:她兒子的去世是被計劃好的,也是一份禮物。她不會相信這個,但如果沒有她兒子的死亡,她永遠都不會向靈性敞開。這一切都是被計劃好的,她與他(在轉生前)共同計劃了這件事。她很難相信我說的這些是真的。她兒子即使沒有選擇自縊身亡,也會死於車禍。

問:他的死亡對其他人是否也是一份禮物嗎?他的一些朋友也有自殺傾向。

高我:他的死亡對其朋友來講不光是一份禮物,还帶給他們啟發。他也在向其他人顯現並告訴他們關於死後生活的情形。

問:他現在在哪裡?

高我:他是一個很强大的靈魂。他靈魂的一個面向在飛船上。他是一個多維度的存有,因此他同時也離家人很近,他並沒有走遠。

問:那他現在主要做什麼事情呢?

高我: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時間並不存在。他與特斯拉一起工作,也在學習如何幫助那些有自殺傾向的青少年。雖然他还不是指導靈,但他也在提供指導。他依然離她(他母親)很近,離他的狗很近。

問:他今天有什麼信息給他母親嗎?

高我:他說他永遠不會對母親呼喚他感到不耐煩。他說他在離世時沒有想到家人的悲傷和痛苦,他對自己給家人帶來打擊感到很抱歉。但這的确是沒有辦法的事,他總會以某種方式結束生命的。

問:他今天有什麼話要對他父親說嗎?

高我:他說他已經原諒了父親之前說的那些話。他時時刻刻都在擁抱父親。他說他是一個好爸爸。

問:何時他們一家人可以再次相聚呢?

高我:他不能說。

問:在我們繼續與她的高我對話之前,他最後还有什麼話要對她說嗎?

高我:他說注意看蜂鳥。蜂鳥能更好地帶來他的信息。他說他會在她想要的任何時間與她一起繪畫,絕不會嫌煩。

問:他有什麼話對父親和哥哥說嗎?

高我:當他父親注意蜂鳥時,同樣能更好地收到他的信息。他哥哥在與他連接方面會比父母困難一些,因為他哥哥對靈性方面不是很開放。但是他會指引他哥哥去注意車或女孩,那比較適合他。

問:她曾被告知——在“事件”發生後,她真正的工作會開始。她會作為翻譯人員與天界存有、靈界存有或外星人溝通。

高我:天界存有是星際生命。稱她為“翻譯人員”並不准確。她會成為共事者。我知道為什麼把她稱為“翻譯人員” ,但更確切地說她將成為一名共事者、一名共同創造者。

問:她何時會開始做這項新的工作呢?

高我:當新地球出現、所有人都能用肉眼看見飛船現身時,她就會開始她的新工作。其實她現在也在與一些靈界存有共事。我們都在靈性領域里工作。和以前相比,她現在在更加有意識地與靈界共事。但她與星際生命一起工作會發生在太陽閃焰、維度轉換以後。

問:她想知道CBD精油是否能幫助她與靈界存有連接呢?

高我:這種油現在對她有幫助,但她不會长期需要它。當她非常悲傷時就無法與靈界連接,而這種油可以使她擺脫悲傷,讓她心情好轉。她只需再用它一到兩個月。

問:有沒有什麼信號讓她知道可以停止使用了?

高我:當她感覺自己更加輕盈、明亮時,她就知道可以停止使用了。

問:她想知道為什麼她的​​左腿接連受傷呢?

高我: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阻止她參加抗議集會。她會想去抗議,但她不應該去。

問:你是說即將到來的抗議嗎?

高我:是的。

問:為什麼她一定不能去參加抗議呢?

高我:對她來說更重要的是去顯化,這樣她才能錨定光。

問:關於這一點你能再詳細說說嗎?

高我:當抗議開始時,她應該坐下來冥想並錨定光。她會本能地想去參加抗議,但她疼痛的腳踝將不允許她這麼做。

問:當抗議發生時,光之工作者們是應該錨定光还是應該去參加抗議呢?

高我:有些光之工作者會在抗議中錨定光,但對她個人來說,她不應該去參加抗議,因為她會陷入憤怒之中,會因此而浪費自己的能量。

問:你能告訴她為什麼在之前的催眠中她沒有被告知兒子去世的時間嗎?我們是否正確地理解了之前的信息,或者你还有什麼需要補充說明的嗎?

高我:關於她兒子的死亡,即使告訴了她,她也無法理解,也無法阻止。(在更高層面上)她知道這件事會發生,我們不需要去提醒她。

問:今天你还有什麼最後的信息要給她嗎?

高我:要在信心、顯化、冥想方面做練習,快樂會隨之到來。她並非獨自被丟在了這裡。

問:謝謝你。她想知道今天你还有什麼信息是給我的或者可以幫助其他人的嗎?

高我:你的存在很寶貴。你正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你有一個巨大的網絡平台,要好好利用它。你的工作做得很好。

問:通過這個巨大的網絡平台,你能告訴觀眾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嗎?

高我:他們都是創造者,他們會看見自己創造事物的速度越來越快。他們應該把這個過程用人類的方式記錄下來,這樣他們就能看到這一切並非想像。他們應該記下自己每天在創造方面取得的進步。

問:把想法顯化成現實需要多长時間呢?

高我:他們會發現這個過程需要的時間越來越短,而這也意味著太陽閃焰的發生越來越近。

問:很好,謝謝你。我很榮幸把這些信息與觀眾們分享。

訊息來源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給予你。❤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熱門關鍵字

冥想 病毒 揚升 光之工作者 星際種子 指導靈 雙生火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