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若河的涅槃重生之旅

日期:2021.05.07。
作者:若河。

一位讀者留言,希望我分享出自己的故事。所以,我也想藉此機會,對自己的過去做一個簡單的盤點。如果要給這篇文章起一個名字,那就叫做《若河的涅槃重生之旅》吧。

所謂涅槃重生,就是一個破碎與重組的過程,作為一個比較文藝的說法。但是只有經歷過真正的破碎,才會知道這個過程有多麼艱難。

我總是這樣形容,那就像是一個積累了很多年的堰塞湖,只不過這個湖里的是情緒和情感。所謂破碎,就是相當於一個洩洪的過程,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把自己淹沒在那些埋藏了多年的情緒和情感中。

這些情緒和情感,在我20年的人生中,幾乎都被壓抑著,和許多人一樣,我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情緒,是因為害怕。害怕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之後會得罪人,會失去朋友。

所以,我總是生活的小心翼翼,並且察言觀色,不斷討好。而事實是,越是這樣,越會沒有什麼朋友,因為我並沒有用自己真實的狀態去和別人相處,而是偽裝自己,四處逢迎。

那些積壓的情緒,還有恐懼,在我的身體裡住了下來,並且變得物質化,在我高三那年,肚子劇烈的疼痛,那個時候剛好是生理期,所以就以為是痛經,忍忍就過去了。

而實際上,那就是身體裡面長了一個腫塊,那是過了4年之後,我才知道的。我伴隨著疼痛和腫塊生活了四年,到後來,我每次生理期都痛到不能下床,走一百米都會特別累,而且出虛汗,面色蒼白。

2019年1月的時候,這個腫塊已經在身體裡發生了扭轉,嚴重的話會壞死,引發內部的大出血。還好及時動了手術,切掉了囊腫和周圍受影響的組織。

從這次經歷以後,我也開始反思我自己,有一天我問了自己,為什麼會生病,答案居然是,因為我太聽話了。

這個“聽話”意味著,我總是按照別人的要求和期待去過自己的人生。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幾乎都是在聽父母的話,老師的話,從來沒有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選擇。

所以,在那以後,我開始了自己成年之後的叛逆之旅,主要是我不想要再過得如此憋屈,雖然還是會害怕很多東西,但是我也開始捍衛自己。不再隨便的被道德“綁架”或者情感“勒索”。

道德綁架意味著,作為一個社會人,應該如何去生活,如果不按照既定的道路去行走,就會違背父母的,老師的,朋友的,甚至街坊鄰居的期待。就會成為一個所謂的異類,甚至被貼上各種無厘頭的標籤。

曾經就有老師說我在浪費生命,只是因為我不想選擇一個可以一眼看到頭的生活方式。我們的確無法改變他人的看法,但是可以改變自己的看法。

那就是,為什麼要在乎別人怎麼想呢,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都可以也應該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著,而不是總是去迎合他人,去遵循既定的社會規則,去假裝合群。

忍受,是我生命前22年的重要關鍵詞之一,真的太能忍了。不過這是一次總結,現在的我,不會再對自己如此殘忍了。其實,所有這一切,都關係著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愛自己。

在過去的那些年,我真的一點都不愛自己,對自己不好,傷害自己,甚至虐待自己。假裝微笑,假裝沒事,總想一個人去承擔所有的事情,也想要討所有人的歡心。

但是就是忘記了要取悅自己,討好自己,滿足自己。曾經我一度認為,對自己好,是一件非常自私的事情,我只配去照顧別人,只配去傾聽別人,幫別人解決問題。

但是現在明白了,對自​​己好,並不是一件自私的事情,而是一種自愛的體現。

愛始終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也是我不斷在尋找的答案。小時候,我想要從父母那裡得到愛,長大後,想要從戀人那裡得到我理想中的那種愛。

我始終相信有一種神聖的愛的存在,那是有一種靈魂的契合,也是一種自由和相互的尊重,並且彼此支持與愛護。

現在發現,不僅僅是我自己在尋找這種愛,而是所有人都在尋找愛。都在尋找一種被理解,被支持,被尊重,被用心對待的感受。無論是從朋友,親人還是愛人當中。

當我們不被理解,不被支持,不被尊重,不被重視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是不被愛的,甚至是沒有存在價值的。

後來,看了很多書,關於愛,關於療愈,關於靈性,逐漸知道,愛其實在我們每個人之內,我們費盡心思去尋找的一切,渴望他人來滿足的一切,其實都可以從自己的內在得到。

曾經有人問我,當我傷心的時候,會怎麼辦。我說,我會抱抱自己,和自己對話,或者是和我的靈魂對話。這也是我到現在都會用的方法,當我的情緒低沉的時候,我會自己問問自己,為什麼不開心。或者是和高我聯結,也可以有助於恢復平和。

但是情緒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當情緒出現的時候,不要責怪自己,而是去安慰自己,接納自己,擁抱自己。每一次出現的情緒,也都是在向我們傳遞某種訊息,關於我們要愛自己的訊息。

訊息來源

感謝你的到來,我將全部的聖光與聖愛給予你。❤
祝平安、喜樂

如分享對你有幫助,可以分享給更多人,如願意也可以贊助支持光之工作


(可以直接點擊)

把光與愛分享給更多人
深度推薦 <看更多>
靈性話題 <看更多>
廣告